1. <acronym id='qfuym'><em id='qfuym'></em><td id='qfuym'><div id='qfuy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fuym'><big id='qfuym'><big id='qfuym'></big><legend id='qfuy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i id='qfuym'></i>
      1. <tr id='qfuym'><strong id='qfuym'></strong><small id='qfuym'></small><button id='qfuym'></button><li id='qfuym'><noscript id='qfuym'><big id='qfuym'></big><dt id='qfuy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fuym'><table id='qfuym'><blockquote id='qfuym'><tbody id='qfuy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fuym'></u><kbd id='qfuym'><kbd id='qfuym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dl id='qfuym'></dl>

        <code id='qfuym'><strong id='qfuym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 id='qfuym'><div id='qfuym'><ins id='qfuym'></ins></div></i><span id='qfuym'></span><fieldset id='qfuym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ins id='qfuym'></ins>

            隔離病區護士長:一切都在慢慢好起來 護士們真的很瞭不起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7

              人民網北京3月28日電 43歲的夏紅梅,眼神溫柔,舉止幹練。她是湖北省第三人民醫院呼吸內科三病區護士長。戰“疫”期間,她率隊承擔起大量工作,從組建病區到照料患者,從醫療護理到心理建設,事無巨細、處事周全。而讓夏紅梅最自豪的事是,這次抗擊疫情以來,她負責的科室全科沒有一名護士感染。

              1月20日,湖北省第三人民醫院組建呼吸內科三病區並開始運營。21日,因夏紅梅對傳染類疾病救治有經驗,被借調去負責護理管理,開始瞭與新冠疫情的近距離接觸。

              “當時病區隻有9名護士,基本就是車輪戰地工作。每次進隔離病房前,我都會盯著她們穿好防護服,檢查好一個,進去一個。”夏紅梅稱,病區26張病床,一開放就滿員,全是危重患者。病情重,合並疾病多,突發情況多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,夏紅梅剛出隔離區,病區內就傳來“有患者情況突然不好,要搶救!”的聲音,便趕緊返回。“喊這一聲的是科室裡的一位年輕護士,在搶救完這位患者後,她哭瞭。”夏紅梅稱,自己當時又心酸又心疼,畢竟她才二十出頭,比我的女兒也大不瞭幾歲,就要承受這樣的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夏紅梅說道:“在這場與新冠病毒的大戰裡,我們的護士真的都很瞭不起。危重患者多,那些沉重的氧氣鋼瓶,護士們一天要搬運至少十幾瓶,不少患者生活不能自理,大小便、擦洗,都是護士來完成。”

              她經常跟自己的團隊說,“我們再難,也沒患者難。”重癥患者吃飯困難,她們就煮八寶粥、銀耳湯、蘿卜湯、雪梨湯帶去分給他們,熱心企業捐給護士們的牛奶也分給患者們喝。

              “有位48歲的男患者,病情發展快,從病情到情緒,護士們都特別關註他。”夏紅梅稱,有空瞭就去跟他聊幾句,要他放松心情。他吃東西困難,大傢就輪著給他煮粥、燉湯,終於他扛過瞭最難的時期,最終成功出院。最近他還給夏紅梅發瞭消息,說已度過隔離期回傢瞭,並且長胖瞭。收到這樣的消息,夏紅梅非常欣慰。

              護士們除瞭要負責患者護理外,還擔負起瞭日常的清潔、消毒。從門把手、床頭櫃、病床到地面,拍他們要每天做消毒,清理垃圾等。夏紅梅說:“穿著防護服做這些工作,不到2小時渾身就被悶得濕透。大傢沒有嫌苦嫌累,努力保持病區的高速運轉。”

              夏紅梅非常感激自己的團隊,科室裡30多名護士,年紀最長的46歲,最小的才22歲。夏紅梅說:“我平時很嚴格,但他們都願意配合我的管理。患者住院期間多多少少會有些情緒問題,我們護士都在努力解決,有時帶著他們做‘八段錦’,有時候跳個簡單的舞,讓他們開心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隨著時間推移,越來越多的患者出院瞭,其餘人心裡也有瞭盼頭,有瞭希望。“一切都在慢慢的好起來瞭。”夏紅梅稱,我們隻是這座城市裡千千萬萬醫護人員的縮影,我們的經歷是這場疫情裡所有醫務人員的共同經歷。